公募基金再现大扩容 今年数量或将扩容超3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6年01月22日 07:16 作者:王丹

    “最近有哪家公募基金公司的股权出售,有上市公司诚意控股或参股”,日前,有多位机构人士在基金圈内打探这样的讯息。

    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前些年一度“烫手”的公募基金股权如今似乎又成了“抢手”的香饽饽。而不仅如此,新基金公司设立也越来越热,据证监会最新公示的行政许可信息显示,2015年,先后有泓德基金、新沃基金、富荣基金等6家新基金公司成立,同时,截至今年1月15日,还有30家拟设立的新公募基金公司已递交申请,正排队待批。若这些设立申请全部能够在今年内获批,那么,公募基金公司数量就将大幅扩容超过30%。

    公募基金公司大扩容

    根据证监会此前公布的截至2015年12月底的公募基金管理机构名录,我国境内已有公募基金公司101家,最新的是富荣基金,于去年12月底获批成立,整个2015年,公募基金公司共成立6家,其他5家分别是泓德基金、金信基金、新疆前海联合基金、新沃基金和中科沃土基金。

    需要指出的是,这6家基金公司多成立于去年下半年,且去年下半年开始,公募基金公司设立申请越来越多地涌现出来。截至去年9月底,包括富荣基金在内还只有16家提交申请,而到了今年1月15日,已经达到了30家,除去已经获批的富荣基金,新增申请的公司有15家,短短三个多月时间,数量增加接近一倍。

    具体来看,最新提交申请的是南华基金,今年1月5日被接受材料。而去年12月提交的申请最多,有国鑫基金、瑞富基金、民生基金、重阳基金、太平洋基金、歌斐基金等6家拟设基金公司集中申请。此外,去年11月有环球银泰基金、天天基金、泓嘉基金等3家申请;去年10月有蜂巢基金、先锋基金、中晟基金、格林基金等4家申请,再加上去年9月底提交申请的凯石基金,它们都是去年9月底开始新增的15家拟新设的公募基金公司。

    截至目前,本源基金、鹏扬基金、瑞泉基金、华泰基金、弘毅远方基金、中航基金、恒越基金和汇安基金等8家公司的申请都已经进入第一次反馈阶段,若以6个月的审核期限推断,这8家公司大多有望在今年上半年正式“入编”。

    公开统计数据显示,此前公募基金公司扩编较多的年份是2003年、2004年和2013年,分别有11家、12家和12家。如今看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2016年或刷新公募基金队伍年度扩容的新纪录。

    公募发展前景仍被看好

    其实,不仅是公募基金公司成立趋热,其他资产管理机构申请开展公募基金管理业务也进入热潮。证监会行政许可公示信息显示,截至1月15日,长江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华泰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国人保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等资管机构也在申请公募牌照,此前渤海证券、高华证券、国都证券等都已获批开展公募业务资格。

    “尽管有说法公募基金牌照红利减弱,也有很多业内精英纷纷转行或投身私募行业,但其实,总体看来,这一行业的发展还是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1月20日,北京一家基金公司副总经理表示。

    他介绍说,前两年,基金公司一度不被看好,一些外资股东、境内参股股东甚至将股权折价卖出,但现在,基金公司股权却不是那么容易买到的,近来的基金公司股权变更无外乎股东方出于“一参一控”等合规需要,或是出于激励将股权转让给高管、核心员工,为了变现而卖出基金公司股权的几乎没有,上市公司等纯参股的股东也不再有卖出股权的想法。

    “有发展前景,现下赚钱当然是主要原因。”上海某券商系基金公司总经理坦言。

    基金业协会1月20日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结果显示,刚刚过去的2015年,公募基金行业迎来了久违的牛市,管理公募基金规模创出历史新高,达到8.4万亿元,同比增幅高达85%,十余家基金公司管理规模突破2000亿元。同时,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专户业务规模达到了12.6万亿元,为公募业务的1.5倍。具体来看,公募基金专户业务规模截至去年四季度末为4.03万亿元;基金子公司的专户业务去年四季度规模为8.57万亿元。对比此前的一个季度,尽管去年四季度股市震荡,其他专户可做项目也并不好做,但管理规模还是继续实现增长。

    “专户业务是大多数新成立或次新基金公司赖以生存和发展的重要一块,由此就能推断,最起码在去年,新、小基金公司的日子也比以前好过得多。”上述基金公司总经理表示。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多家前些年生存艰难的次新小公司均已靠子公司和专户业务摘掉了亏损的“帽子”。

    私募热衷设公募

    除了扩编加速外,排队待批的拟设基金公司股东结构多样化也是行业趋向的一大特色。

    以前,公募基金公司的控股股东或第一大股东,要么是银行,要么是券商,近两年又增加了信托公司、保险公司和创投,都是有正规“牌照”的大型金融机构,但如今来看,新成立基金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中私募基金或自然人已开始占据一定比例。如已成立的泓德基金,第一大股东就是自然人王德晓;金信基金的大股东则是由管理团队出任。而私募基金“染指”公募基金,典型案例有鹏扬基金、瑞泉基金、恒越基金、汇安基金、凯石基金、重阳基金等,它们的第一大股东或是私募机构或是私募机构负责人,鹏扬基金大股东杨爱斌现为北京鹏扬投资总经理,原来曾在华夏基金担任固定收益投资总监;恒越基金唯一股东李曙军,目前为上海恒越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凯石基金、重阳基金更是由知名私募凯石投资和重阳投资设立。

    去年3月初,景林投资曾斥资7000万元入股长安基金,成为首家以参股方式进军公募的私募机构。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私募参股或直接设立公募基金目的各有不同。如杨爱斌此前透露,鹏扬基金是与鹏扬投资平行的公司,鹏扬投资的私募业务未来将通过合同转移成为鹏扬基金的专户业务。他认为鹏扬基金成立后,鹏扬的投资团队、投资流程、系统支持、运营效率、产品成本节约等方面都会有明显提升。

    而重阳投资方面则表示,申请公募牌照只是将重阳投资的业务拓展到一个更具发展空间的市场领域,在发展初期,重阳基金的公募业务也会是以权益类基金产品为主。该公司负责人表示,从海外成熟市场经验看,公募基金依然是资产管理行业的主流,市场空间大于私募基金。国内情况也基本相同,从存量规模、发展速度及未来潜力各个角度看,公募市场同样具有较高的吸引力。

    此外,还有一个因素是,私募进军公募有助于把规模做大。目前来看,管理层对私募基金行业的监管正在加码,成熟私募拿公募牌照也被视为是一个不错的发展路径选择。

    凯石投资总经理陈继武表示,之所以计划设立公募基金,一方面是在做私募的时候,公司架构、体系、研究、交易风控等方面,基本上都是参考公募基金模式,所以,进军公募也是自然的延伸;在私募基金基础上设立公募基金,可以有效降低一些成本;同时,还有一个目的是想通过公募基金将私募业务规范下来。他透露,凯石基金会是一个由高管持有所有股份的公司,且要建立直接客户管理体系,自己拥有销售牌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