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徐小平:最狂野的梦想是投出一万倍的项目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1月22日 06:39 作者:金慧瑜

  “我只投人。当一个人带着计划来找我,我觉得这个人吸引了我、征服了我,我就投他,这是真格始终不渝的一字真经。”

  曾经,他是新东方的“三驾马车”之一,以青年导师的身份闻名全国;如今,他已转身成为国内最著名的天使投资人之一,徐小平也成为一个能令创业者兴奋和饱含期望的名字。如果要将他身上的诸多角色做一个浓缩,也许是一位始终对所处当下抱有最大热情和乐观精神的开拓者。

  “创业是中国青年人的人生解放运动、价值解放运动。十年以后再来看,搭上历史这个火车的人是这个时代的骄子和宠儿,是实现了人生价值的人。而在旁边担忧、观望、徘徊的人很可能就是时代的弃儿。”2015年末的一个上午,在徐家汇附近的一个画廊里,天使投资人徐小平对第一财经首席顾问、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张力奋说。

  在与《第一财经日报》持续近两个小时的对话中,徐小平情绪饱满,诗一般的语言肆意盛开,沙哑的喉咙里不时爆发出洪亮的笑声。

  这位即将60岁的天使,正迎来他最好的时光。

  恐惧与贪婪

  “我还没有到60岁,估计一个月后就要60岁了。”谈话中,徐小平按捺不住正式的坐姿,挥舞着双手说,天使投资让自己保持着无限的活力,每天都生活在兴奋、狂欢之中,比那些正在创业的年轻人还觉得年轻,“起码在他们拿到钱之前。”

  “他们拿到钱以后,欢呼、跳跃,生命最冲动的力量、最狂野的活力在我面前绽放,我其实每天都经历着这样青春的洗礼。”徐小平说,十年前,在达到某种意义上的功成名就后,自己失去了挣钱的动力,也没有一个值得自己去投入的事业,走到了人生最艰难的时刻,而天使投资让他在五十高龄时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和青春的激情,以及比在新东方时更甚的成就感。

  徐小平现在平均一天看十来份商业计划书,最多的时候能看20份——还是看很多,但随着真格团队越来越大,自己手头工作、社会事务越来越多,他看计划书的数量一年不如一年多。

  “我知道这是作为一名天使投资人危险的地方,还是应该重拾创业的熊熊烈火,和更多创业者见面。”徐小平说,这是他对2016年许下的一个心愿。

  徐小平坦承了自己最狂野的梦想:投出一万倍的项目。

  这样的目标也促成了真格基金的风格:从2011年到现在,真格基金投资了超过300家企业,在2012年、2013年每年投了50家,2014年投了八九十家,2015年则投了超过了100家。也就是说,第一期3000万美元投了100个项目,第二期5000万美元在2014年全部投出。

  “真格从来不追求数量,成功也不在过去,而是下一个团队、下一个创业者。每天醒来,我就怀着这样一种期待和疯狂等待来到我办公室的创业者。”徐小平没有透露过往基金的成绩,是因为他准备写一本书,叫作《真格2014》,向创投界公布他们投资的所有项目。

  “别人贪婪时我恐惧,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和所有伟大的投资人一样,每一刻都既贪婪又恐惧的徐小平,最怕自己犯的错误就是错失。

  因此,“宁可错投不可错过”成了徐小平眼中天使投资人最伟大的精神。

  “你要有异想天开的追求,才能创建伟大的事业。我鼓励团队投那些最不可思议的、觉得最有风险但是一旦成了,就有可能成为最大项目的创业者。”

  此外,他认为天使投资人也应当有足够的耐心。因为今时今日的创业者,再也不是没有选择的人,“他们有着百万年薪的选择、五百强企业的诱惑、无数种机会。这样的人,资源会向他汇集,在这种资源的汇集下,没有理由做不成事,一件不成再来一件嘛,对吧?”

  因此,徐小平从不把创业者的转型视为失败,而是把它们视为成功的前奏、前奏、再前奏,只要创业者善于学习,天使就有耐心。

  为了笼络到好项目,外界曾流传的一个说法是,徐小平曾在一个活动上跳芭蕾舞来吸引创业者。

  “假如跳芭蕾能够吸引来更多更好的创业者,我愿意跳肚皮舞。但事实上那只是我逗那些协会里朋友们一笑的玩笑话。”徐小平认为,真正好的创业者最看重的不是钱,而是投资人背后的经验、智慧,是否也有过创业经历。而天使投资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只是有些是以砍价砍得狠出名,有些是以分析得准出名,有些是调研、审计出名,真格最大的特点在于,和创业者的关系最好,对创业者最为信任。

  在创立之初,徐小平就给真格基金设下了一个口号:真格基金,webelieve。翻成中文是:“真格基金,信则灵”。

  “唯爱与信任不可辜负,我觉得创业者们都有这么一种美好的品质。做人、做事,对社会、对自己,要有真格,要有integrity。”徐小平说,当你给了创业者信任,他们就会以百倍的努力来回报这番信任。

  只投资“人”

  关于徐小平的另一个传言是:在做投资的时候,他会凭一个人的面相来判断。

  这其实又是一个笑话。事实是,他会看创始人的学习能力、做事能力,还有影响人、笼络的能力——这也是最重要的能力:“这个人走过来,能不能把我忽悠到,能不能把我侃晕,头脑发热,最后冲动之下给他投资。”

  “你要知道,我在新东方或者说我一生所干的活就是‘忽悠’,就是营销、影响他人。所以一个人如果能够影响我,这个人一定是非常厉害。”徐小平笑说。

  除了曾给真格基金带来最高回报的聚美优品创始人陈欧以外,徐小平还爱谈的一个例子是兰亭集势的创始人郭去疾。

  “他在长相和智商上跟我有一拼,你知道我的意思,很帅对不对?且智商极高。其实他就带我在市场中参观了两个教室,我就准备给他投资了。他都没有说小平我要创业,我就说Alan,你明年回国,要创业的话就给我打个电话。”后来发生的剧情是,郭去疾给徐小平打了个电话,徐就派司机给郭送去了十万美元。

  创业、投资看起来神秘,而徐小平则把它们用日常生活中共通的一些东西来解读。

  “一个农村的大队长,一个街道的居委会主任,往往在酒桌上散发着不可征服的魅力,也就是在人群里能够影响他人的能力,这是创业者非常重要的一点,对于这一点我有火眼金睛,我能看得出来。”

  刘强东说,创业终极的失败都是人的失败。但是创业的成功是创业者与人打交道的成功。人与人的交流沟通能力是创业者最重要的能力。

  类似的例子还有Everstring的创始人杨文杰。

  “他当时在我面前,二十几分钟的presentation行云流水,至今还绕梁三年,让我特别震撼,我是新东方的老师,他居然讲得比我还好!内容、语言、表情、动作,都有无与伦比的强大的影响力。”徐小平说。能打动他的,还有杨文杰强大的学习能力:交大的优秀学生,毕业后在美国PE里工作,在“全洋人的基金”里干了几年,成为业绩最好的人。在读完MBA、拿着徐小平等给的100万美元两年后,他带领公司拿到1000万美元的投资,在创业三年后又拿到了6000万美元的现金投资。

  “这样的人让我深感自豪。当他走到你面前,你要看什么BP呢?我觉得那就是愚蠢,先生们摘帽吧,这是一个天才。当然发现天才的也是天才。”徐小平兴奋地说道。

  因为有着百万级、千万级的经验教训,徐小平逐渐摸到了看人的规律:可以从今天一个衣衫褴褛、神情恍惚的年轻人,看到他未来成为哈佛博士、成为科学家;从今天只有一个梦想、狂热野心的人,看到他是未来的另一个马云。

  这种看人的哲学还在不断提升。徐小平还在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的偶像是谁,他最喜欢的做事模式是什么,作为一个创业者是否有狼性,面对市场是否贪婪,面对员工是否仁慈……

  也许正因为能把握住“人”,真格基金在创立之初就定下,决不投任何特定行业和领域。

  “我只投人。当一个人带着计划来找我,我觉得这个人吸引了我、征服了我,我就投他,这是真格始终不渝的一字真经。”

  “有人投风向、趋势什么的,其实这都是表面的,因为风向、趋势、热门的东西,都是人做的。一个来自硅谷的PHD,他如果要创业,必然是做硅谷最热门的东西;一个从谷歌回来的人,他想做的项目,也一定是硅谷的前沿。”徐小平说。

  征服未知的世界

  回到当年自己创业的上世纪90年代,徐小平觉得,那个时代,对创业者太难。

  但当有人屡次表露对当下“运动式创业”的焦虑时,徐小平直接指出,“所有的问题背后都怀着一种对无知的恐惧,对未知世界的恐惧。而创业,恰恰是要征服未知的世界。”

  “我们错过了大航海的时代,没有像不列颠一样征服全球,成为日不落帝国。但是创业又是一个大航海运动,中国现在有许多企业家,面对饱和的国内市场,直接选择了去往中东、印度、欧洲、非洲,这样的项目挺多,以傅盛的猎豹为代表。”他认为,在这样的一个时代面前,一切担忧都像是对计划经济和传统意识的吻别,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意义相当于第二次思想解放运动。

  “第一次思想解放运动摆脱了一些条条框框和枷锁,唤醒了中国人的活力,国人开始走向了一个神圣的长征,目的地叫作市场。”徐小平说,而“双创”是第二次释放了一代人——从六七十岁到二三十岁的这帮人,摆脱了五千年以来种种价值观带来的枷锁。

  不论学历高低,是不是政府官员、高薪人士、大小企业,将对外在因素的膜拜转而到对自己内心深处的一种信仰:相信自己的能力、相信伙伴的力量,在投资人的帮助下与命运决战,去实现自己的价值。

  这或许也是创业浪潮的终极价值:彻底、持续不断地改变中国,让一代代的有识之士在市场上展现风采,实现自我的价值,验证“市场是决定性力量”。

  每谈及此,徐小平总能抛洒出诗歌一般的语句:

  “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幸运者,也有每一个时代的寂寞者。我希望每一个青年人执行我的‘三要三不要主义’:去中小微企业,尤其是微型企业,少去政府、国企、事业单位。”

  “创业不分出身,这也是创业最美好的地方。无论是高官的子弟,还是民工的孩子,都能在这个时代找到自己的位置和归宿,实现自己的价值。”

  “创业是人生资源的总爆发。你的语言能力、说服能力、对客户的理解、对政府官员的沟通能力,都是创业者的人生资源。一个没有在本土经过多年熏蒸的人,很难做到这一点。”

  而当下,除了“青年导师”以外,徐小平还承担了越来越多的社会角色:中国青年天使会荣誉主席、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天使投资专委会主席等。

  他正为了“市场是决定性力量”这一信条而奔走。

  有一次,一个决策机构邀请他去演讲,徐小平只说了一句话:“把中国的企业变成我国的企业。”

  “你想想,全球有哪一个国家会把自己最好的互联网公司赶到国外去上市?这是没有道理的。中国经济这么一大块红利,中国民众自己没有享受到。尽管背后的原因错综复杂,但只要是对中国社会有利的,有什么是不能够改变的?”他反问道。

  而实际上,这些都不会妨碍他对当下的乐观。

  “我20岁的时候,是绝望的。但22岁时,国家恢复了高考,我获得了希望。我要对今天20岁的青年人说,努力学习,积累知识,广泛阅读,广泛参与各种校园活动:实习、实践活动,去发传单、去送样品、去贴海报等等,要在20岁的时候,活出200%的青春出来。现在的青年人生活在一个无限美好而且还会继续更好的时代。我羡慕他们。”

  也许正是怀揣着这样的信念和乐观精神,花甲之年的徐小平始终谈笑风生,透出比年轻人更强劲的生命力。“我发自内心地感到,我不是60岁,明年才到60岁。在时代的这种召唤下,我真的感受到了比30年前更加澎湃的生命活力。”

  (本文主访谈人为第一财经首席顾问、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张力奋,电视节目在第一财经电视《首席评论》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