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宇车城逐热门资产失利 高管连辞“打”定增“擦边球”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6年01月22日 07:16 作者:饶守春

    从公告将要并购一家游戏公司,到宣布终止重组并同时发布新的定增方案,金宇车城(000803.SZ)前后只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

    1月20日晚间,金宇车城发布了上述定增的最新预案,表示将拟以23.76元每股的价格,向特定对象发行5400万股,预计募集资金不超过12.83亿元,用于公司未来的主要发展方向——汽车后市场。

    不论是此前的停牌、重组,抑或是此次的定增,金宇车城看上去都有些突然。与此同时,包括董事长胡先林在内的多位高管连续辞职,更让人以为是为保证定增能够通过而进行的“无奈之举”。

    显然,对于追逐市场热点而选择并购游戏资产失败之后,这十余亿的定增方案远远低于市场预期,1月21日开盘,金宇车城即出现一字跌停板,最终报收27.11元/股。

    终止重组改定增

    根据金宇车城最新发布的定增预案显示,本次公司将以23.76元每股的价格,向包括实控人胡先林在内的3名对象实施增发,总募资额不超过12.83亿元。

    其中,胡先林将认购其中的2350万股,成都融通汇达股权投资基金中心(有限合伙)(下称“融通汇达”)的认购数量为2200万股,自然人贺迎芳则将认购剩余的850万股。

    三个认购对象中,融通汇达的参与颇引人关注。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全国企业工商信息后发现,这家成都本地的股权投资基金公司成立的时间为2016年1月15日。而金宇车城早在1月8日即发布了将要定增的消息,融通汇达可能是为此而特意成立的公司。

    一位接近金宇车城的人士对此表示,融通汇达是新成立的股权投资公司,其实控人为自然人刘永顺,其一直对公司定增预案中披露的计划很感兴趣,且其“与金宇车城没有关联关系”。

    金宇车城停牌的最初目的并非是此次的定增,而是筹划资产并购。

    去年12月23日晚间,金宇车城股价在一度涨至近5个月新高后宣布停牌,理由则是重大资产重组:公司已与上海索乐互娱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索乐”)签定了《合作框架协议》,拟向后者购买其持有的君游网络100%股权。

    彼时,君游网络估值7亿元,金宇车城将向上海索乐采取非公开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相结合的形式完成交易对价。但短短半个月时间里,就在今年1月7日,金宇车城突然公告表示将终止上述重组事项,并转而筹划定增。

    对此,上述接近金宇车城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承认,当时公司由于一些“意外”而选择停牌,并随之抛出了并不“成熟”的并购案,“当时与君游网络的收购协议还只是个很粗略的框架,并不确定能否完成”。

    “停牌后,交易双方进行了沟通,但终因互相无法满足各自的一些诉求而告失败,所以(金宇车城)才选择别的方式。”该人士说。

    近年来业绩不振也是公司在有关并购失败后并未选择复牌,反而另选定增,并宣布进入汽车后市场的另一原因。

    “当时收购君游网络是认为游戏行业首先是目前的热门行业,现金流好,机会大。”上述接近金宇车城的有关人士说,“但总的来说公司是想要找一个新的利润增长点,现在进入汽车后市场,也是公司完成的一个转型。以后,房地产、丝制品这两块业务或许会慢慢淡化。”

    多位高管相继辞职

    在金宇车城发布本次定增预案的前一天,公司还发布了董事长胡先林、董事罗雄飞的辞职公告。

    其实,早在去年年底,罗雄飞已申请辞去公司董秘一职,公司总经理陈敏则在早几天同样宣布辞职。

    对于数位高管的相继辞职,金宇车城董事会办公室一工作人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其部分原因与胡先林、罗雄飞等人之前受到证监会处罚有关。

    “因为深交所有规定,公司高管受到处罚不能增发。”该工作人员表示。

    2015年9月,上述二者由于此前编造金宇车城将要重组的虚假信息,而被中国证监会分别处以2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根据我国现有制度,上市公司董事或高管三十六个月内收到过证监会行政处罚,或者十二个月内受到过证券交易所公开谴责的,都不得非公开发行股票。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高管离职或皆为打政策的“擦边球”。

    尽管胡先林与罗雄飞将就此辞去公司的管理层职务,但公告中称二者将在公司继续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