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通股份溢价23倍推并购 举牌者苦等仨月盈亏难料
来源:新财富舆情中心 发布时间:2016年01月22日 15:29 作者:

  据《上海证券报》报道,经过三个月的停牌等待,去年三季度曾被两路资本举牌的博通股份今日披露了一份作价3.5亿元的重组收购方案。而这一规模尚不算大的资产收购,对于博通股份的两大举牌者“黄氏家族”及朱雀投资的后期盈利实现,则至关重要。但由于停牌期恰逢市场再度下跌,目前来看,这两大举牌方还是难以高枕无忧。

  溢价23倍收购南京芯传汇

  根据重组预案,博通股份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南京芯传汇100%。

  该方案涉及两个部分:首先,公司拟以40.89元每股的价格非公开发行709.22万股,并支付现金0.6亿元,合计作价3.5亿元向赵国安、刘昕、薛琳强、丰宁宁等收购南京芯传汇100%股权;同时,公司拟以42.30元每股向西安领浩定增募集配套资金3.3亿元用于支付现金对价及募投项目等。

  此次收购的标的公司南京芯传汇主营航空电子信息系统软件产品及技术解决方案、物联网应用及解决方案,在航空电子信息以及物联网两大领域均有(如地面通讯控制系统、物联网教学产品等)细分业务板块作为技术性支撑。

  预案显示,配套募资中,除了6000万元支付重组现金对价,其余将主要用于募投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债务。其中,国土资源平台项目和高可靠图形显控模块项目花费较大,分别耗资5250万元和5500万元。

  查阅标的公司财务信息,其2014年末及2015年末的净资产分别为498.30万元和1453.61万元;净利润则分别为-166.44万元和955.31万元。显然,不论从收购资产的作价还是从其财务指标来看,此次收购尚且属于小规模运作。

  然而,据预案披露,截至预评估基准日2015年12月31日,南京芯传汇100%股权收益法预估值为3.52亿元,预估增值率高达2321.72%。

  诚然,从标的公司其他各项财务指标来看,其财务情况呈现增长趋势,但以目前的财务数据来看,23倍的溢价不可谓不高。

  此外,交易对方赵国安、刘昕、薛琳强、丰宁宁给出的业绩承诺较其近期利润来看同样跨度不小,据承诺,南京芯传汇2016、2017及2018年的扣非后净利润分别应达2200万元、3300万元和4500万元。

  对此,博通股份表示,通过收购南京芯传汇,公司能快速介入前景良好的航空电子信息系统领域和物联网领域,在把握国家航天航空业和物联网行业快速发展契机的同时,顺势增强公司核心竞争力。

  两方举牌人盈亏难料

  再看博通股份股东榜上等待已久的举牌者。

  查阅公司此前公告,就在披露重组预案前,博通股份曾因举牌人黄永飞家族未及时对其举牌详情作进一步披露而遭到上交所问询。

  回溯黄氏家族的增持情况,去年7月至9月间,黄永飞、顾萍、黄凯凯等三人累计买入356.89万股博通股份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71%,一举越过举牌红线。而前述三人属于直系亲属关系,其中顾萍为黄永飞之妻,黄凯凯为二人之子,三人为一致行动人。

  此后,上交所在对二级市场交易监控核查中发现,顾春泉、黄培、秦伟、秦晶晶等四位自然人的开户交易情况与黄永飞等三人具有关联关系,疑似为一致行动人,并质疑其存在信披违规的情况。对此,黄永飞家族在去年12月发布公告,最终确认了黄永飞、顾萍、黄凯凯、黄培、秦伟、秦晶晶的一致行动关系(上述六人合计持股达到429.43万股,占总股本6.87%)。同时,公告也确认上述六人与顾春泉之间不存在一致行动关系(非直系亲属关系).

  另一方面,早在“黄氏家族”颇有“瑕疵”的举牌之前,明星私募朱雀投资也参与了博通股份的举牌战。去年7月,公司发布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朱雀投资与其存在一致行动关系的12只基金、信托产品自去年6月至7月共计购入312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占总股本的比例恰好达到5%。

  从双方详细披露的权益情况来看,朱雀投资及其一致行动方的举牌成本约为1.11亿元。而按公司的停牌价46.03元每股来看,其举牌最新市值约为1.44亿元,至停牌已实现盈利约3300万元。而“黄氏家族”黄永飞、顾萍、黄凯凯合计356.89万股所对应的举牌成本约为1.51亿元,此外黄培等三人共70.74万股的成本约为3308.43万元,即“黄氏家族”共耗资约1.84亿元。同样以停牌价计算,其所获盈利约为1400万元。

  通过粗略估算,朱雀投资的盈利情况略好于“黄氏家族”。然而,由于停牌期适逢市场下跌,加之此次高溢价注入资产,复牌后博通股份的股价走势很难判断。由此,两大举牌阵营的盈亏情况究竟如何,还是要等到公司复牌后再作判别。